您当前的位置:fun88 > 公司要闻 >
公司要闻

远程医疗大爆发这三家公司值得关注

发布日期:2019-09-10 04:12  浏览次数:

  上世纪90年代,随着石油出口带来的爆发性财富积累,中东许多国家的经济进入鼎盛时期。然而由于当地的医疗资源不够发达,患者纷纷向欧美等国寻求帮助,中东患者一时成为了赴美医疗的最大客源。

  美国的主要诊疗机构甚至为中东患者提供了配套服务。比如,世界上最大的癌症治疗机构MD Anderson癌症中心,专门为中东的患者安排了特殊的就诊长廊。而拥有近百年历史的克利夫兰诊所,一度中东地区的患者占到了40%。

  如今,相似的故事也在中国发生。由于中美在一些疾病上的治疗效果仍有差距,随着国内经济水平的提升,患者逐渐有了前往国外治疗的动机与能力。

  根据国家癌症中心统计数据显示,我国每年新发癌症病例超350万,死亡病例超200万。国内总体癌症5年生存率为30%左右,而发达国家达到了70%至80%,两者之间仍有不小的落差。特别是由于国内新兴诊疗手段并未全面铺开,一些已经在欧美国家普及的新药和新疗法尚未在中国被批准上市或广泛使用,许多重大疾病依旧在国内难以获得有效医治。

  另一方面,由于我国人口基数大,使得即使发病率很小的疾病,在国内都有数量可观的患者群体以及相应的就医需求,比如,我国每年新增癌症病例数约占世界总新增数的1/4。

  特别是随着国内人口结构变化和老龄化程度的加深,癌症发病率和死亡率也在逐步上升,这就进一步加重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在2008年我们65岁以上老年人数量首次突破1亿大关后,2015年这一数字攀升至1.4亿人,而且预计在2030年后,全国将有至少3亿老年人口。

  这样的数据和现状,直接导致部分国内癌症患者赴美国等发达国家寻求治疗。如何更好地获得境外医疗资源,也成为了一些重疾患者的刚需和市场的痛点。

  这些大量未被满足的需求,对于远程医疗产业也是极大的利好。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从总量上看,2012到2016年中国的医疗支出总额由28119亿元增至46059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13.1%。毫无疑问,健康医疗领域支出的增长对会带来远程医疗的大爆发。

  尽管现阶段中国的远程医疗规模小于日本和美国,但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和人口结构的变化,这方面的规模增长是必然的。

  这种趋势已经体现在了数据上。易观公司的统计显示,2017年中国出国看病总数高达50万人次,成长飞快,人均花费更突破15万美元。而美国知名的梅奥诊所(Mayo Clinic)的数据更为直接:中国是外国求诊人数成长最快的族群之一,赴美治疗重症的人数2015年约3000人,次年就超过了5000人。

  随着需求不断增长,远程医疗得以实现的条件逐渐成熟,而且实现方式也进入了新的互联网阶段。

  现阶段远程医疗多是通过跨境旅游的方式发生,十分耗费时间、金钱和患者的精力。随着医疗科技的不断发展,尤其是依托于互联网的新技术兴起,出现了更加快捷、有效和安全的技术,从而带来就医平台的升级。

  互联网医院不仅能节约患者的时间和医疗支出,提高就医效果,还能优化行业结构,增加行业运转的效率和性价比。根据波士顿咨询公司(BCG)预计,在整个医疗保健行业蓬勃发展的推动下,中国医疗科技市场将在2013 年至2020年期间保持14%的年均复合增长率,年收入将从220亿美元增至550亿美元。

  更为重要的是,互联网远程医疗平台有其独特的优势。它能改造原有产品的价格结构和信息传播渠道,通过互联网降低获客和渠道成本,把远程医疗推向了更多的非高收入及年轻人群。成本的降低又会反向刺激需求的增长,进一步做大远程医院的蛋糕。

  在政策上,政府也逐渐意识到了互联网远程会诊的优势,并很有可能在不远的未来将其囊括在国家医疗改革中。

  今年4月,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在一次会议上,对“互联网+医疗健康”落地的相关法规、监管方式、个人健康信息隐私保护措施等方面进行阐述,还详细解读了互联网医疗服务的准入与行为管理规范,以此推动信息互通共享,强化医疗质量监管和信息安全防护。

  如果在未来,政府开放医保政策,甚至将境外远程诊疗费用纳入医保范围,市场需求会得到更进一步的释放。

  目前,全球各地都涌现出了具有代表性的远程医疗公司。下文中的三家公司一家是最早上市的标杆,一家主打中美跨境医疗,一家乘上了人工智能的东风。它们各具特色,对国内未来的发展也起到了一定的示范作用。

  Teladoc可以说是最具代表性的远程医疗公司。它针对非急症(包括过敏、气管炎和红眼病等)的患者提供全天侯医疗服务的医疗科技公司。通过线上的视频交流,执业医生能及时同有需求的患者沟通从而有效地进行建议、诊断和简单的处方措施。

  Teladoc公司由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前任太空医生Byron Brooks于2002在美国德克萨斯州达拉斯创立,并在2005年正式在美国本土推广。

  Teladoc的医疗服务中,病患可以拨打电线小时内来电反馈。反馈的平均时间为30~40分钟,每次电话问诊费用数十美元。除了远程给予就诊意见,医生有时还会直接开药。Teladoc会跟据病人的要求,给相应药房致电直接下处方。

  Teladoc的一大特点是经过多年发展,确定了以企业用户为主的业务模式。它吸引了不少大公司的雇主,他们把这家公司提供的远程医疗服务作为雇员的一项健康福利。也正因为如此,它在过去的十几年前,用户数逐渐从2万发展到了1000多万。

  2015年,Teladoc作为美国第一家也是最大的互联网远程医疗平台于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2017财年中,Teladoc收入实现强劲增长,全年收入2.33亿美元,同比上一财年大幅增长了89%。同年,Teladoc还收购了Best Doctors,一家针对患者疾病(特别是重疾)提供第二诊疗意见的医疗服务机构,向着互联网远程诊疗的新版块进军。

  面对中国的巨大市场,许多面向中国重大疾病患者的远程医疗公司也逐渐应运而生,总部设在旧金山湾区的MORE Health就是其中一家。

  MORE Health为国内重大疾病的患者(例如癌症、心血管疾病和家族遗传病等)提供来自美国当地顶级医疗机构的医学专家的第二诊疗意见。通过MORE Health提供的单学科或者多学科会诊,患者能够享受到美国最先进的诊疗服务,并在有需要时能够合法地通过美国医生的处方,获得国内尚未上市的新药。

  目前,这家公司已经签约了美国700多名顶尖的医疗专业,合作的医疗机构包括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医疗中心、斯坦福大学医疗中心、哈佛大学医疗系统以及MD安德森癌症医疗中心等。

  MORE Health提供的解决方案是中美专家的联合会诊,会诊的主体是中国的医生和美国的医生。这样做的好处是,由中美两边的医生共同确立治疗方案,提高诊断的准确性和专业化程度。同时,由于只是共同制定治疗方案,患者可以留在国内的医院和医生那里治疗,从而降低治疗费用,并保证治疗方案的实施。

  作为一家互联网远程医疗公司,MORE Health的会诊平台也在技术上做了很大的改进,让平台可以让双方的医生流畅地使用。比如,病例中的病理图可能一张就有数个千兆字节(G)的大小,这家公司对影像的传输和渲染加速都做了很大的改进并申请了专利。

  同时,MORE Health的会诊平台采用了符合美国HIPPA法案规定的技术与流程,可以最大限度地保障患者的隐私信息。

  Babylon Health是一家位于英国伦敦的数字远程医疗创业公司,它成立于2013年。这家公司成立之后很快就展现出了不俗的增长潜力,2016年初它融资2500万美元后,2017年4月份又融资6000万美元。

  Babylon最早主要专注于在线诊疗,通过聚焦线下医生为用户提供在线医疗咨询服务。这家不仅服务英国用户,还有着服务全世界用户的雄心。在2016年,Babylon正式在最贫穷国家之一的非洲卢旺达推出在线诊疗服务,半年就完成了卢旺达25万人的注册数和6万次问诊量。

  从在线问诊起步后,Babylon将人工智能作为其下一步的发展方向,这也是它现在最为重要的一个特点是。据称,它此前的在线%,这也为人工智能系统提供了精确的可训练数据。

  在Babylon的诊疗APP上,用户通过与AI机器人聊天查询病症,可以快速对自己的情况有所了解,并通过数据匹配最适合的医生,然后通过视频或文本向专业医生获取建议。

  今年4月,Babylon还与腾讯达成协议,利用其人工智能算法在微信平台上评估疾病。

  首先,远程医疗和简单的互联网医疗服务之间的界限并不明确,造成权责的分配不均和客观存在的模糊地带,这会在一定程度上阻碍行业的长期健康发展。

  同时,如何切实保障患者的利益(例如隐私权)将对各方是个挑战。新的针对远程医疗的制度尚未被充实和完善,同既有的传统规章制度和医疗项目也存在一些矛盾。

  另一个与国际化公司最为相关的问题是,面对着医疗行业日益紧密的国际联系和合作,对于外国医疗资本和机构进入中国市场仍然存在一些法规限制。虽然这些限制在当下或许能保护本土医疗行业,但长远来看并不利于整个行业在国际层面上的延伸。

  但总体而言,地区经济发展的差异往往造成医疗资源的分配不均,并影响患者的医疗结果。而随着技术的进步和经济条件的改善,获得更好的医疗资源的需求会催生远程医疗产业的壮大。

  面对风口,长岭资本创始合伙人蒋晓冬认为,跨境远程医疗是对行业的根本性颠覆。全球医疗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供需失衡,这一问题在新兴市场国家尤其突出。“一个真正的跨境互联网医院能够穿透时间与空间的界限,以互联网和大数据重组全球医疗资源,同时以类似拼多多带量采购的方式降低患者触达全球最优医疗资源的成本,极大提高可及性。这是对基于时间和空间界限的传统医疗体系的颠覆。”



相关阅读:fun88